接连遭炮轰,最好用的数字货币钱包益生菌为何争议频频?

imtoken苹果版 2022-08-23 07:25:33 0

股市瞬息万变最好用的数字货币钱包,投资难以决策?来#A股参谋部#超话聊一聊,[点击进入超话]

  文 | 新浪财经 刘娜

  编辑 |韩大鹏

  如果说最近两年,讨论最火消费赛道,益生菌算一个。

  imtoken 年全球益生菌市场价值估计为 611 亿美元,预计 2026 年将达 911 亿美元,益生菌市场正在全球范围内高速增长,而亚太地区表现更是活跃。中国保健协会数据显示,imtoken年,国内益生菌产品的整体市场规模约为879亿元,预计2022年国内益生菌产品市场将达到千亿元。

  一方面,益生菌正在奔向下一个千亿级赛道,抢占市场的号角已然吹响;另一方面,对益生菌的争议却一直没停,首都医科大最好用的数字货币钱包学校长、生物学家饶毅发文,斥责“益生菌无一例外不是假药”,目前多数益生菌没有保健品批文,属于普通食品,却不约而同选择“功效型”宣传。

  身陷舆论漩涡、备受争议的益生菌到底是不是智商税?华大基因遭到饶毅炮轰,实锤还是躺枪?从乐百氏到养乐多再到多元化产品,益生菌产品有哪些种类、菌种、功效?以及益生菌如何实现技术破冰?本期沙龙,《财之道》请到内蒙古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陈永福,每日的菌创始人兼CEO杨敏,均瑶集团总裁、均瑶健康董事长王均豪,深度解读上述问题。

  益生菌不是一只菌株治百病

  “益生菌不能说一株菌包治百病,这么宣传菌株我觉得还是打个问号的。”内蒙古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陈永福称,随着研究的深入、肠道的认识、益生菌功能的挖掘还有消费者认识的提高,对整个益生菌产业来说,不管是产业的发展,还是科学研究方面都有一个很好的作用。

  对于消费者“如何评定好菌和坏菌”的疑问,内蒙古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陈永福称,好菌和坏菌,这是人去界定的一个概念。从研究人员的角度来讲的话,好坏还是有前提条件的。

  陈永福则指出,“如果认定一个产品,开始消费一个产品以后,消费者的健康是否得到益处,这个我觉得是最主要的。我建议出现一些症状的时候,比如很厉害的应激反应的话,第一时间还是要到相关的专科去看一看。”

  陈永福补充提到幽门螺旋杆菌。“大家都认为它是坏菌,但是现在这个问题还是有一些争论的。那彻底消灭它,是不是真的会好?我们每个人吹气以后阴性,说明你的肠道里面没有幽门螺旋杆菌了吗?所以还是要从微生态角度、肠道菌群平衡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比较好。”

  “益生菌产品要在包装上展示专利名,这样消费者能认准经过国家认证的专利,可以明明白白消费。”王均豪谈到益生菌的研究时表示,益生菌的成长过程大概要10-15年左右。益生菌经过几十年的研究已经是走向市场最好的时候,益生菌不是智商税。

  益生菌是否存在“卡脖子”问题?

  谈及“益生菌是否存在卡脖子现象”时,每日的菌创始人兼CEO杨敏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她表示,在上游,其实不同的学校储备了非常多优质的益生菌菌株,但是有没有企业进行赋能,最好用的数字货币钱包把这些菌株商业化扩繁并且运用到消费市场里,现在这个环节是相对缺失的。

  益生菌产业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尤其是上游的优质菌种研发及规模化生产,具备资金和研发实力的大企业更占据优势。

  我国的益生菌上游产业仍被国际巨头垄断,据天风证券数据,国外厂商美国杜邦(50%)与丹最好用的数字货币钱包麦科汉森(35%)为国内益生菌原料占比最大的两家公司,这两家国外公司就占到国内整体原料市场的85%左右。

  “比如汤臣倍健,我们认为它是属于传统保健的龙头思维,养乐多、蒙牛、伊利这种是渠道思维,每日的菌和Wonderlad更多是在做大健康。数字化或者触达消费者形式都是不一样的,未来我认为不同品牌一定会在各自领域各占一方,至于是否形成市场竞争,这个到时候就各显神通吧。”杨敏说道。

  近年来,本土生物研发也在默默蓄力,科拓生物、上海交大昂立、江苏微康生物等imtoken年底拥有益生菌相关的发明专利 56 项,与蒙牛乳业、江中药业等长期合作,开启对境外菌株的替代。

  杨敏表示,万物皆可益生菌,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食品都会添加益生菌,甚至护肤品也能添加益生菌。此外,她还提到,未来进最好用的数字货币钱包口的益生菌也会越来越多,但是不同品牌的基因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服务的人群也完全不一样,每个人群、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文化。

  “至于多少年后会脱离进口,至少现在我不好说,但只要我们努力了,应该会很快。”陈永福表示,我们有丰富的乳酸菌种质资源,这是所有搞益生菌的战略性资源——以后的竞争是资源的竞争,我们有资源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投入人力、物力、财力。

  菌群供应链本土化还有多远?

  王均豪谈到益生菌赛道发展现状时表示,国内国际现在都同步在发力,益生菌肯定是一个大赛道,但国家现在缺少一个益生菌的行业标准,就像日本2015年出台的机能性食品标准一样,需要注明每个菌株有什么作用。

  “我相信未来我们会有机能性食品出来,那时候会让消费者更明白。”王均豪同时也提到,自己不会做保健品,他认为保健品多少带一些骗人的性质,未来也不会进入保健品赛道,而是向益生菌相关的食品方向发展。

  谈及“益生菌如何突破卡脖子现象”时,杨敏则认为,高校菌株商业化扩繁环节缺失。“在上游,其实不同的学校储备了非常多优质的益生菌菌株,但是有没有企业进行赋能,把这些菌株商业化扩繁并且运用到消费市场里,现在这个环节是相对缺失的。”

  “目前与国外相比,国内的投入还是不够。我国菌种发展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需要大量投入和布局,但未来可期。”陈永福谈到,我国二十年间研究积淀的菌株已经有很多了,但是中国几十年的研发时间,跟国外上百年的相比还是时间较短。目前,国家导向、产学研针对产业问题的投入都是比较大的,未来局面会越来越好。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周唯